网站首页 > 参政议政 > 专题调研 > 正文


关于加快渠江流域洪灾危害治理的调研报告
http://www.mmscsw.org/ (2014-10-14 11:27:00) 来源:

民盟达州市委
(2013年10月) 


                 
    2011年渠江流域“9.18”特大洪灾发生后,中共四川省委、四川省人民政府号召“打一场渠江流域防洪减灾的攻坚战”,编制并通过了《四川省渠江流域防洪规划》。为加快推进渠江流域综合整治步伐,我们围绕渠江流域综合整治积极调研,为治理流域特大洪灾做出积极的努力。
    一、渠江流域暴雨洪水成灾特征
    渠江发源于川、陕两省交界的米仓山南麓,流经四川巴中、达州、广安、南充、广元5市22县(市区),在重庆合川区汇入嘉陵江。渠江为国家四级航道,全长720公里,流域面积3.92万km2,流域人口2000余万。上世纪50年代至今已有40余年发生洪灾,特别是2004年以来的9年间,渠江遭遇7次特大洪灾,给沿江群众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以2011年“9.18”特大洪灾为例:流域11个县(市区)527个乡镇489.16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133.23亿元。最严重的属巴中、达州、广安3个市。
    调研发现,渠江流域特大洪灾的成灾特征为:
    (一)极端天气影响。近年来,极端灾害性天气频繁发生,导致洪灾呈加重加密趋势。特别是流域上游巴中市年平均降水量达1200-1400毫米,集中于5-9月的降水量占70%以上,致使洪灾具有峰高量大、陡涨陡落等特点。作为渠江支流的巴河,在枯水季节基本断流,而洪灾爆发时流量却达10000m3/S以上。
    (二)特殊地貌影响。流域上游巴中、通江、平昌等区域以山地为主,山高坡陡、北高南低、地形复杂,众多河流切割较深,沟谷普遍深狭紧窄。江河型洪灾、洪涝型洪灾、山洪型洪灾并发,迅疾汇流于 1100多条大小河流,使暴雨洪水具有突发性、消退慢等特点。
    (三)暴雨集中汇流。大巴山集雨区整体呈扇形,且有连续性等特征,整体覆盖10余个县(市区),面积达36224km2以上。每年5-9月的汛期,沿途大小河流、水库蓄水量和土壤蓄水能力均达饱和,流域干流、支流降水叠加集中汇流,洪峰流量逐年攀升。如重灾区渠县段“9.18”特大洪灾强降雨最高流量就达35780m3 /S以上(见下表一):

    (四)水位连续刷新。无论是横向作比,还是纵向相比,近年来渠江流域洪水位呈逐年上升趋势,几乎年年刷新最高水位纪录。渠江流域四川境内横向比见下表(二):


 

    以渠江流域重灾区渠县段为例纵向比见下表(三)

    (五)次生灾害极重。历次暴雨洪灾导致严重地质灾害频发,重灾区滑坡、泥石流、崩塌、地面沉降等次生灾害隐患点数以万计,流域县(市区)基础设施毁了又建,建了又毁。同时因特大洪水涨幅空前,淹没区域全部停水、停电、通讯中断,国、省、县、乡道被冲毁、中断,主城区大多成为孤岛,沿江多数乡镇遭遇灭顶之灾,抢险救援难度极大。
    (六)流域淤阻严重。因洪灾频繁发生,上游库区及河道不断淤积,平昌县风滩电站2010年水位已抬高约4.8m。同时,沿江城镇化进程加快,人水争地、水土流失致使河床变窄、垫高,特大暴雨一路汹涌而下,裹挟大量泥沙形成严重淤阻导致行洪不畅,故特大洪水高水位运行,滞留时间长、消退慢、淹没重。
    二、沿江推进综合整治的举措        
    渠江流域沿江党委、政府积极响应“打一场攻坚战”的号召,大力推进流域综合整治进程。
    (一)争先出台区域规划。已通过并逐步实施的《四川省渠江流域防洪规划》将在州河的前、中、后河新建3座大型水库,在南江河、通江河、恩阳河等巴河支流上新建7座大型水库和2座中型水库。工程建成后,巴中城区洪峰流量较2010年“7·18”洪水可削减30%,水位降低1.6—2 m;达州城区洪峰流量可削减37%,水位降低4.3—6.2 m;广安城区洪峰流量可削减18%,水位可降低3.6—4.1 m。巴中根据《四川省渠江流域防洪规划》,规划并启动了调蓄防洪及重点水源水库、堤防、病险水库除险加固等“十大工程”。规划红鱼洞、黄石盘、江家口、泥溪、黄柏林等9座大中型防洪控制型水库的蓄洪削峰,建成后可调节洪水库容6亿m3;在所辖三县一区城区新建防洪堤72 km、护岸21.7 km;在71个水患重点集镇新建防洪堤258 km、护岸80.6 km。达州加紧出台了《达州市渠江流域防洪治理实施方案》,计划总投资195.65亿元,约占《渠江流域防洪规划》总投资48.5%。规划到2020年底将全面完成“3+10+1”水利骨干控制性工程建设任务,到2030年,达州城区防洪标准将由5年一遇提高到50年一遇,各县级城市防洪标准将提高到20年一遇。广安规划在城区河段新建堤防工程23.27 km,沿渠江肖溪老场镇等7个重点场镇规建堤防10.5 km,在广安区境内投资30.02亿元新建龙滩水库等中型工程项目3处,新建小(1)型水库3座、小(2)型水库5座,并对30座病险水库除险加固,治理4条中小河流,实施水土保持与河湖生态修复工程720 km2。同时,其他县(市区)防洪治理配套规划也同步出台。
    (二)加快推进整治步伐。规划出台后,渠江流域沿江县(市
区)积极推进实施。巴州区作为全省第二批中央财政“小农水”重点县之一,将“小农水”建设项目与渠江流域综合治理有机结合,启动了黄石盘大型防洪控制性工程《项目建议书》编制工作,成功争取100座小(2)型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分别列入了国家规划和省规划中。平昌县已完成5座小(1)、9座小(2)型病险水库整治,13座小(2)病险水库列入中央规划,同时已完成4km堤防工程。达州各县(市区)中,宣汉县白岩滩水库、渠县刘家拱桥水库、万源市寨子河水库正在加紧实施中,宣汉土溪口水库、万源固军水库、鲜家湾水库、大竹土地滩水库、达县石峡子水库、通川区双河口水库前期工作也正强力推进。堤防工程中,通江县新建堤防工程1.8km,改扩建1.9km。宣汉县对州河上游前、中、后河沿河场镇和城区州河堤防进行新建、加固形成封闭圈。渠县城区东西两岸堤防3.7km已完成治理。广安区投资1.4亿元已完成堤防建设4.08km,总投资4241万元在建堤防1.24km,即将开建2.34km。岳池县罗渡城区段堤防已下达中央资金1800万元,同时规建回龙寺水库等水源控制工程,综合治理水土流失面积4928公顷,推进实施大批抗旱水源工程。                                   
    (三)因地制宜趋利避害。巴中要完成“十大工程”, 概算资金需300亿元。建成后可将巴中城区防洪标准提高到50年一遇,平昌县城防洪标准提高至20年一遇,一般防洪标准提高至10至20年一遇。同时还能新增有效灌面21.48万亩、新增水电装机11.5万千瓦。破解资金难题靠财政预算安排一点、项目法人贷款一点、招商引资补充一点、土地出让留成一点、组建投融资平台集一点、争取国家和省补助一点的“六个一点”,不因资金难题耽误渠江流域综合治理。广安重点解决老城区防洪,青龙嘴至西溪河口2.28km堤防因相关原因未按规划标准实施,不能满足20年一遇的要求。据设计单位水文和水力学计算,城区地坪线应不低于26.73m(黄海高程239.098m),城市地坪线高程要按27m(黄海高程239.368m)确定,以根本彻底解决城市内涝、超20年标准城市防洪。岳池切实抓好了渠江流域生态建设和“美好家园”建设,在罗渡、中和等乡镇实施小城镇和“美好家园”建设,将位于2011年“9.19”特大洪灾行洪线以下328户、1207人全部搬迁,新建7个农民新村。渠县将构建生态滨江城镇群作为“四大目标”之一,确立了“北进东扩、南延西控”的县城拓展战略,统筹沿江乡镇完成“一主一副四支撑二十八基点”的发展规划修编,明确渠城“三大组团”功能定位,北城建行政服务中心和文化中心,西南老城区建商贸服务中心,东城区打造“产城一体化示范区”。逐渐搬迁频频受灾的沿江科教文卫事业等公益单位及乡镇办公用房。为彻底解决特大洪灾抢险救援问题,县委、县政府启动了“5条救灾生命通道”建设,即北城生命通道、东城生命通道、南城生命通道和沿江2条救灾生命通道,共计里程97.8km。目前,东城生命通道已顺利完工,北城救灾生命通道等项目正加紧推进,5条生命通道将有效应对抢险救灾。同时按《四川省渠江流域防洪规划》,即将启动渠江航道4级升3级的治理工作。
    三、加快流域综合整治步伐的建议
    渠江流域综合整治是分批实施的利民工程,现今距整治完成的2030年还有17年时间。立足近年来的洪灾走势,统筹推进流域特大洪灾综合整治一定要防治并举。
    (一)提升防洪御险能力。一是加强统筹协调。建议沿江5市在省防总及水利部门的统筹协调下,成立渠江流域防洪综合整治领导小组,按流域划段担责原则,由22县(市区)主要领导担纲负责人,沿江乡镇、所涉部门联动参与,实现分段负责、责权同步、统筹配合,将防洪综合整治目标纳入绩效考核,确保完成各年度任务。二是联动实施防洪预案。在现有分级管理基础上破除地域管辖权限,建立健全渠江联合防洪调度预案。建议省上成立渠江流域防洪调度管理中心这一级行政机构,联合流域内5市22县区协同实施巴河流域、州河流域以及渠江干流水利工程的整体调度,按照洪水等级核定应急预案和调度职责。推行地方行政首长负责制、分级管理负责制、部门联动负责制和防控岗位负责制等。三是推进防洪资源共享。统一规划、建设、管理流域沿江县(市区)防汛水情视频动态监测点。联动气象、水文、水利、水库、电站,推行检测预报互动机制,协同建设洪灾信息共享平台,使洪灾数据传输交流与汇总计算相统一。建立防汛专用短信通道,为第一时间协同防洪发布信息。四是清障疏浚保护河道。加大河道淤积的清障疏浚力度,推进严格的河道保护制度。依据《防洪法》,对严重影响行洪安全的建筑物拆改并举,对拟建的临河、跨河建筑物从严审批。建立河道联合执法制度,强化河道采砂管理,组织所涉部门定期巡查河道,杜绝“三乱”以确保行洪顺畅有力。五是加快洪区避让搬迁。为避免行洪区基础设施建了毁、毁了建的重复浪费,要合理规划并尽快搬迁低洼地带场镇和城区,根本上改变“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场洪水全泡完”的痛心局面。与此同时,加快流域内高速、铁路、农村公路等交通应急救援路网建设,打造多条“救灾生命通道”,提升应急和救灾能力。六是设立防洪避险区域。近年来,频繁的洪灾已迫使流域所涉乡镇自成一体防洪,这种局面不利于大面积突发洪灾的联合防洪避险。要建立防洪避险救援体系,完善并扩大避灾区域,设立紧急避险点并使之家喻户晓,以利于有条不紊转移人员、物资和财产。七是建立防洪补偿机制。建议在遭遇特大洪水时,对流域内水库、电站蓄洪度汛给予相应的补偿,有效减轻泄洪量,以增强重点区域防洪保障。
    (二)抓紧推进综合治理。一要细化完善综治配套规划。在《四川省渠江流域防洪规划》基础上,按全面、全域、全程的治理原则抓紧分解细化区域规划,并作好相应的配套建设。如通盘考虑河流防洪、通航、发电等因素,编制河道综合利用规划;加强交通路网等交通应急救援体系规划;统筹抓好扶贫新村和灾后重建新村的建设规划等。二要明确规划重点。要按照省政府确定的防洪规划,科学确定投资重点,抓紧做好一批防洪控制性骨干工程、重大工程项目的规划、储备和投资建设,构建综合配套水利网络。同时,全力做好重点中小河流治理和山洪灾害、地质灾害的防治,提升防洪减灾能力。三要加大对接争取国家层面扶持。加强渠江流域综合治理是沿江县(市区)争取省上和国家政策的重要平台,要深度研究构建长江上游生态屏障、加快西部大开发、秦巴山区连片扶贫以及成渝经济区等政策机遇,用好用活这些政策。加大与中央部委和省市对接、沟通、汇报力度,促进项目早立项、早实施、早见效。通过省市政协向全国政协提交提案、社情民意,争取渠江流域综合治理进入中央及相关部委的决策视野,打入国家减灾防灾工程盘子。四要治理与开发并重。修建水利工程、加固沿江城镇堤防、江河清障疏浚以及航道升级改造,既要立足防洪避险,又要保持生态协调,还要有助于沿岸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升级,提升沿江城镇公共基础建设水平。建议提高流域生态建设补偿标准,降低地方配套资金投入比例。五要打造沿江风貌特色。要贯彻落实十八大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要求,结合当地历史、人文、民俗景观,打造纵贯流域的绿色生态,形成一市(县区)一主题风貌,在各个主题风貌框架内,使各市(县区)沿河沿江城镇、新农村综合体和聚居点各具特色,综合打造全流域全景式风貌,提升其影响力、示范性并发展渠江流域景观产业带。六要破解建设资金难题。沿江市(县区)要树立渠江流域整治“一盘棋”观念,打破“各自为政”等利己思维惯性,合力争取国家和省上项目资金以及银行信贷。同时大力调整财政支出结构,通过激活民间资金、开办投融资公司、利用借贷、发行债券等市场手段筹措流域整治建设资金。要将流域开发的收益、土地增值、地方财政综合预算资金等捆绑使用。同时加强资金监管,统筹整合专款专用,严防截留和挤占。七要严把工程质量关。此项民生工程涉及流域千万群众福祉,所涉市(县区)要指派专门机构全程监管建材、建设市场和施工流程、建设质量,抽调督察组联合督查。实行建筑质量责任终身追究制度,确保流域整治各项工程质量安全。八要广纳人才并合理流动。选聘一批精于流域防洪避险工程的规划、设计、勘测、建设等方面的专业人才,并搭建流域所涉市(县区)交流平台相互磋商,使各类专业人才树好协同整治的全局观念,而不拘泥于一县(区)一域,以提升综合整治的科学性和实效性。九要强化宣传力度。发动各级新闻媒介和网络主动介入渠江流域综合整治的动态跟踪和宣传报道,有侧重的通过国家部委网络信箱和各级民主党派组织、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呼吁加快渠江流域综合整治步伐。沿江市、县、区盟组织联手互动,通过联席会和专题会联名呼请、提交提案、社情民意等形式争取更高更广层次的重视与支持。广泛发动全流域人民群众和社会各界树立防洪避险信心,关注、了解整治进程,增强整治的责任感和自觉性,鼎力支持渠江流域综合整治,早日实现渠江流域防洪避险长治久安。(执笔人达州民盟副主委、渠县政协副主席、渠县民盟主委  唐定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