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盟员风采 > 文化茗园 > 正文


“猴子”吃烧白
http://www.mmscsw.org/ (2017-7-28 10:28:00) 来源:

    每当我看到那些高中学生课余在球场上生龙活虎,在学校食堂里香甜地吃着可口的饭菜时,我就会情不自禁地回想起我的高中生活,回想起我的高中同学“猴子”吃烧白的场景,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我的高中生活是在当时位于小市五峰岭上的泸县十三中度过的。那时生活困难,每天晚自习后熄灯睡觉时,大家总是会抚摸着发饿的肚子发愁,痴想着要是哪一天能够敞开肚子整他一顿盐菜烧白该有多好啊!
    “猴子”就是在那个大家都饿得“蔫拜拜”的年代,敞开肚子整了一顿烧白而一举成名的。他是我高二分科前的同学,本姓曾。他很小的时候,母亲便因病去世,父亲一直未再续弦,含辛茹苦地将他和妹妹拉扯大。高中入学报名时,我看到,他的父亲本来年龄不大,但是显得特别苍老,头发苍白,眼珠突出,背有点弓。他也穿着破旧,头发偏黄,嘴唇上还有一圈淡淡的茸毛。于是大家给他取了一个绰号“猴子”。
“猴子”平时少言寡语,干活很老实,我们都私下认为老师安排他担任劳动委员是最恰当的选择。“猴子”细心地安排好座次表,在应该轮到扫地的个别同学偷懒时,他又勇于担当,主动代劳。大家半开玩笑半是赞许地称呼他为“大表哥”,他也只是憨厚地一笑了之。当然,说到吃他就更不含糊了。
    有一天,一个家住城里的男同学半开玩笑地和“猴子”打赌,赌谁特能吃,没想到平时蔫巴巴的“猴子”居然爽快地答应了。只见他衣袖一卷,在同学们的簇拥下健步走进食堂。很快,一斤半白米干饭装满了一个比洗脸盆小不了多少的大瓷盆,五份盐菜烧白也由几位同学端在一旁侯着,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大家目不转睛地盯着“猴子”。那一刻,他简直就成了一位明星。“猴子”有点激动用筷子夹点饭和着一些烧白。第一份烧白混合着盐菜很快吃下,“猴子”的嘴巴不停地咀嚼着,吃到第四碗烧白就有些吃力了,要隔一阵才能吃下一块大肥肉。吃第五碗烧白时,“猴子”的脸涨得通红,头上开始冒出汗珠。他干脆闭上了眼睛,努力吃。于是,几个胆小的同学求他不要再吃了。但是“猴子”摆摆头,仍倔强地吃。终于,猛然间,“猴子”把眼睛一睁,饭吃完了,烧白解决了,肚子膨胀大了一圈。“猴子”终于露出了笑容,同学们也不约而同地发出一阵欢呼声。
    但是,时隔很久,“猴子”一见到烧白头就会发晕,这不由令人感慨。二十多年了,“猴子”,你现在还好吗?还对烧白过敏不,是否已经过上了你想要的生活?

(作者陈力,民盟泸州市委盟员,泸州市龙马潭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干部)